中国时尚圈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时尚圈 > 生活 > 趣味资讯 >  > 正文

“一只马蜂”的趣味【江西电厂倒塌74人遇难】

2018-02-13 14:38www.zcssq.com中国时尚圈

《一只马蜂》(1923年)是丁西林剧作的处女作。剧中的吉老太太在催儿子吉先生结婚的同时,又把护士余小姐叫到家里给自己的表侄作媒,然而老太太却不知道儿子与余小姐早就互生好感,只是苦于没机会相处表白。三个人一本正经说着作媒的事,间或东拉西扯地评点时事,都不过是吉先生和余小姐暗递情愫的媒介。终于,戏的高潮出现了,趁吉老太太不在,吉先生一边发誓不结婚一边把余小姐搂入怀中。此时吉老太太回转,余小姐在吉先生的提示下为掩饰尴尬忽然说了一句“一只马蜂”,全剧也便结束了。语言有趣,情节有趣,人物也有趣,这便是典型的丁西林

原标题:“一只马蜂”的趣味

“一只马蜂”的趣味【江西电厂倒塌74人遇难】

《一只马蜂》剧照

无声戏 ◎杭程

今年5月,《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上演,赢得了许多观众的笑声。我们来看看这位沉寂许久、刚一露面就被贴上“喜剧大师”标签的剧作家,其作品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看一出戏,我们会先看是不是有意思是不是有趣,有了意趣,我们才会往下看,看他想抒发什么情感,表达什么思想。剧作家丁西林的独幕剧剧本拿在手里,第一个感觉就是有趣,有趣到很多人在说,这便是“高雅的幽默的机智的”喜剧。那么丁西林的喜剧到底哪里有趣,有趣之后又有点什么意思呢?

很有趣

《一只马蜂》(1923年)是丁西林剧作的处女作。剧中的吉老太太在催儿子吉先生结婚的同时,又把护士余小姐叫到家里给自己的表侄作媒,然而老太太却不知道儿子与余小姐早就互生好感,只是苦于没机会相处表白。三个人一本正经说着作媒的事,间或东拉西扯地评点时事,都不过是吉先生和余小姐暗递情愫的媒介。终于,戏的高潮出现了,趁吉老太太不在,吉先生一边发誓不结婚一边把余小姐搂入怀中。此时吉老太太回转,余小姐在吉先生的提示下为掩饰尴尬忽然说了一句“一只马蜂”,全剧也便结束了。语言有趣,情节有趣,人物也有趣,这便是典型的丁西林式的喜剧。作者无意说什么深刻的道理,也没提供什么惊心动魄的情感冲突,更没看到什么“揭示了五四时期年轻人对于婚姻桎梏的抗争”。戏中虽然也有关于“穿衣”、“婚姻”、“道德”的无关痛痒的议论,但显然也算不上什么主题,作者最着意追求的还是“有趣”。

这些特点在丁西林随后的独幕剧中被延续下来,《亲爱的丈夫》(1924)、《酒后》(1925)、《压迫》(1926)、《瞎了一只眼》(1927)、《北京的空气》(1930),大都保持了有趣的语言、有趣的情节和有趣的人物,但是主题模糊或者没有主题的特点,“几乎无事”、“几乎无用”“几乎都在客厅”也是当时对丁式喜剧的诟病之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块钱国币》(1939)的出现。

很有戏

中国进入到抗战时期,“无事又无用的客厅喜剧”将会变得不合时宜,于是此时出炉的《三块钱国币》不仅开始“有戏”了,而且也在寻求“有用”的主题,场景也从客厅搬到了院子里。“有戏”是因为作者在剧中设置了激烈的冲突,佣人由于打碎了花瓶而遭到房东太太的索赔,房客杨长雄帮腔佣人与房东太太唇枪舌剑,认为佣人不应该赔钱,并且上升到了“中高低三级穷人”的阶级层面,于是此剧便有了“有用”而且鲜明的主题——反抗阶级压迫。由于作者把吵架写得非常生动,读者更像是亲身参与了一场有趣的嘴仗。

但是如果真的成为市井看客,我似乎不会站在杨长雄一边。首先,杨长雄并未在佣人打碎花瓶的第一时间上前理论,反而要与棋友躲开,只是因为房东太太的不停抱怨影响了他们下棋才搭了腔。这很难让人觉得杨长雄是因正义感而出手。其次,房东太太虽然声色俱厉甚至不近人情,但是损物偿物的要求并不失理,反而是杨长雄祭出“中高低三级穷人”的理论相当牵强。先且不论价值三块钱的花瓶是否构成阶级争端,穷人里又划出三个阶级令这场纷争倒像是穷人的窝里斗了。第三,房东太太态度再不好,也一直没骂出脏字来。倒是所谓知识分子的代表杨长雄捋胳膊挽袖子要打人,最终骂出“无耻的泼妇”才把争论升级为打架。最后气急败坏的杨长雄打碎了另一只花瓶,“理屈词穷”地给房东太太“送上”三块钱国币——质疑来了,你兜儿里明明有三块钱,如果你真的那么有正义感,那么的同情“低级穷人”,对“被压迫”感到那么的激愤,就该把那三块钱国币早早地拿出来,帮助这个低级穷人以实现阶级互助,蔑视和教育所谓的压迫者,也就不会落到骂人摔瓶子还要赔人三块钱的“理屈词穷”的地步了。如此,当事人觉得你疯狂,旁观者觉得你伪善,革命者觉得你暧昧,只有朋友觉得这是“和棋”,然而真的“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