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尚圈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时尚圈 > 发现 >  > 正文

微信卖红酒“套路”升级聘模特视频见面_吴若莆

2018-10-02 08:46www.zcssq.com中国时尚圈

原标题:真有美女 骗你买酒

微信卖红酒“套路”升级聘模特视频见面_吴若莆

  女模卖酒图片(左)和被抓获时的图片(右)

微信卖红酒“套路”升级聘模特视频见面_吴若莆

  负责聊天的“键盘手”骗取事主信任后成功卖酒。

微信卖红酒“套路”升级聘模特视频见面_吴若莆

  事主明明有所察觉,仍对美女深情告白。

  95后俏佳人,微信频频“加错好友”,10天一周期撩汉,只为卖红酒。为博红颜一笑的你,是否会“帮衬”生意呢?近日,广州增城警方打掉了一个以推销红酒为名、公司化运营的网络诈骗团伙。与此前报道的“美女加好友卖红酒”套路不同,为了骗取事主的信任,还专门聘请了嫩模坐班,以满足事主的视频通话要求。团伙还专门让女模在团伙开设的酒庄上班,并应允安排事主到酒庄与女模见面,这让不少事主被骗后仍深信不疑。

  诈骗团伙套路升级

  业务部(负责谈情)

  利用模特组的相片或视频,伪装成女性,通过搜索“附近的人”等添加微信好友后,10天左右为一个周期,按剧本层层设套:初次相识——深入交流——创业生病——卖酒杀熟,骗取事主的信任和好感,最终骗事主花高价购买红酒。

  模特组(负责露脸)

  高薪聘请的95后美女模特,提供话术剧本中自己真实身份的生活照、工作照及视频。

  女模还在团伙开设的酒庄上班,并接受安排和事主见面。

  个案:美女微信通视频 痴汉心动豪掷八千买酒

  3月的一天,事主何先生的微信收到一条美女头像的陌生人加好友的验证信息,内容是“对方通过手机通讯录添加”,误以为对方是手机通讯录里的好友,何先生通过验证。“我是贺某,在广州,可以叫我小清。”从对方头像及其朋友圈的相片看,是一位20出头的美女,何先生发现并非通讯录里的好友,自己认错了人。

  在随后的3到5天,小清会时不时找何先生聊天,聊一些生活相关的话题。经过网聊的交流,彼此之间加深了印象。

  当聊天进行大约6到7天,小清说,她正在广州创业开酒庄,还配一些开业前的工作图片发给何先生。励志上进、阳光清纯的美女形象让何先生对她心生好感。其间,出于好奇,何先生要求通过视频聊天功能见面,小清也欣然同意。渐渐地,小清获得了何先生的信任,按何先生自己的话,“她捕获了我的心。”

  当聊天进行大约8到9天,也就是酒庄“开业”前一天,由于过于“操劳”,小清“生病”了。何先生抓住机会大胆地表达关心和鼓励,想借着这个机会拉近彼此的距离。

  第10天,小清的酒庄如期开业了,经营进口高档红酒等。小清将酒庄开业的视频通过微信发送给何先生。“开业第一天,买一送一,优惠多多”。为了在心仪女子面前表现一下,何先生竟一掷千金,购买了价格高昂的红酒共计8000多元。

  揭秘:“键盘手”谈情 嫩模提供照片视频还露脸

  事实上,让何先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和他微信聊得火热的,根本就不是小清,而是小清背后的人。他们是十几名乃至几十名“键盘手”,日常的工作就是伪装成小清,与事主聊天谈情,继而推销红酒。

  “不是和小清视频聊天验证过吗?”其实这都是套路。当事主提出要求时,小清就会接收到“键盘手”提供的事主信息,并用“键盘手”平时与事主微信聊天的手机与事主视频聊天。

  当获取了事主的信任后,“键盘手”们就开始“收割”——一瓶红酒成本仅30~50元,却以200~1000元的价格出售给事主。正当“小清”们憧憬着大赚一笔时,已被增城警方盯上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排,民警发现,这个诈骗团伙采用公司化运营模式,公司内设推广部(负责添加好友“吸粉”)、业务部(负责“聊粉”谈情)、发货部及模特组等。“键盘手”利用模特组的贺某等人的相片或视频,伪装成女性,通过搜索“附近的人”等添加微信好友后,再利用预先准备好的话术剧本、相片及视频,10天左右为一个周期,每天都有具体步骤,按剧本层层设套:初次相识——深入交流——创业生病——卖酒杀熟,骗取事主的信任和好感,最终让事主花高价购买红酒。

  办案民警介绍,为了让诈骗把戏逼真、话术套路不轻易被戳破,诈骗团伙煞费苦心,专门高薪聘请95后的美女模特,并在话术剧本中植入女模真实身份的生活照、工作照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