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尚圈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时尚圈 > 美容 > 减肥瘦身 >  > 正文

青岛小伙拉上家人卖假药"致富"涉案千万元10人获_中国观察

2018-11-08 23:10www.zcssq.com中国时尚圈

  带亲人一起“致富

  迅速致富后的刘坤没有忘记亲人。2016年下半年,刘坤先后把远在河南老家的父母、哥嫂和两个堂哥召过来,准备带着大家一起致富。这些人当中,除了刘坤的母亲因照看孩子未参与制造、销售假减肥药外,其他5人均参与了犯罪活动。

  刘洪双,1964年生人,刘坤的父亲。据其案发后交代,自己和老伴一直在河南务农,深知良知、勤恳、忠厚是做人的最低标准。此次变故,让之前付出的所有心血与努力全部化为泡影。刘洪双说,刘坤2013年跟随老乡来到城阳区从事刷墙工作,工作辛苦挣钱还少。2015年12月听刘坤说开始经营微店,到2016年6月,刘坤给他打电话,说业务比较忙,让自己过来帮忙做饭,他就来到了刘坤的租住处。当时看到刘坤经营减肥药的网店生意红火,刘坤一人忙不过来,刘洪双就帮忙叠减肥药的包装盒、装一下服用说明书等。8月的时候,刘坤把他的嫂子邢莹莹、母亲李某也叫来做微店生意。刘洪双看刘坤的哥哥刘磊在广东打工挣得少,就把刘磊也叫来做微店生意,这样一家五口团聚在青岛。

  时间一长,刘洪双发现刘坤进的减肥药都是散粒、裸瓶,商标还要自己贴,没有工商注册、没有鉴定报告、也没有食品生产许可证号,就是一个纯粹的“三无”产品。此时,刘洪双不经意间又听刘坤说有客户投诉这个减肥产品,就劝刘坤,但刘坤一听就很烦,刘洪双也就不再说了。“我就是想着帮孩子挣点钱。”刘洪双供述道。刘坤的堂哥刘军成和刘大权,也是冲着刘坤“事业”蒸蒸日上的势头,投奔到刘坤麾下,成为刘坤全国2000多名代理商中的一员。

  王鹏和王永涛这对夫妻与王延风、霍长松这对主雇,一对广开门路搞假减肥药采购、包装和推销,一对彻底脱掉伪装,进行海量假减肥药的配制与生产。这群人“团队合作”生产出的减肥药借助微信、淘宝等平台销售至各被害人处。

  多名被告人一审获刑

  2017年7月,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城阳检察院审查起诉。办案检察官审查全案卷宗后,发现两个突出问题:一是在案部分犯罪嫌疑人存在辩解,称对所生产、销售的减肥药中存在有毒、有害成分不明知,更不知道西布曲明这种化学物质;二是各犯罪嫌疑人的微信、支付宝账户交易明细及银行资金流水等证据欠缺,影响了对各犯罪嫌疑人销售数额的认定。以上两个问题能否准确解决,将对案件结果产生实质性影响,办案检察官及时展开复核、比对工作。

  首先,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国务院有关部门公布的《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名单》、《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质名单》上的物质”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经查,西布曲明明确规定在卫生部公布的《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质名单》中。据此确定,西布曲明为有毒、有害物质。

  其次,对于“明知”的证明标准问题,参照山东省公检法《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座谈会议纪要》第3条关于危害食品安全犯罪嫌疑人主观要件认定“应当着重审查其是否履行了法律法规规定的义务,并将义务履行情况作为判定是否‘明知’的重要依据,同时结合犯罪嫌疑人供述等其他证据,从其认识能力、进货渠道及价格、销售渠道等主客观因素予以综合判定。对有违反规定未索取食品质量合格证明、检验检疫证明等有关证明的或没有合法有效的来历凭证,且不能提供或拒不提供销售的问题食品来源的情况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明知’”的规定,允许严格条件限定下的合理推定,包括“知道”或“应当知道”。

  再次,针对部分犯罪嫌疑人辩解,办案检察官多次对其提讯,着重复核对减肥药的知晓范围和知晓程度,就进货渠道及供货商的情况、供货商能否保证食品安全、食品质量合格证明及检验证明、参与时间、工作内容等方面固定证据。最终确认,王永涛、邢莹莹、刘磊、刘洪双、刘军成、刘大权六人虽不明确知晓假减肥药中的西布曲明成分,但这些人均明知自己所售产品为“三无”产品,且假减肥药的制作过程、交易形式、客户反映等方面存在明显、重大的不合常理之处,有违基本生活常识,综合推定该六人主观存在“明知”于法有据。

  对于各犯罪嫌疑人销售数额的认定问题。办案检察官启动补充侦查程序,公安机关及时奔赴深圳、杭州等地,调取到了所有犯罪嫌疑人的微信、支付宝、银行卡等总计41个账户几十万条交易明细或流水。结合犯罪嫌疑人供述等在案证据,办案检察官耗时30多天,经过四轮层层筛选、印证和比对,发现刘坤仅支付宝中的涉案金额就高达610余万元,其余人的涉案金额也被一一核算出来。2018年1月25日,检察机关对此案依法提起公诉,并依据各犯罪嫌疑人的涉案金额提出量刑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