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尚圈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时尚圈 > 生活 > 艺术画廊 >  > 正文

经济学家: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商业化_乌克兰政局

2018-11-06 23:39www.zcssq.com中国时尚圈

 
[ ] [ ]  
经济学家: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商业化  
 
中国网 | 时间: 2006-06-22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经济学家: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商业化_乌克兰政局

 

经济学家: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商业化_乌克兰政局

 

岳敏君作品

英国《经济学家》2006年6月8日文章:中国的艺术产业——靠数量优势作画

原文按:中国正在将其艺术商业化,不论是在高端市场还是低端市场。

长期以来,商业一直被视为一门艺术;现在,艺术也正转变成一种商业形态,高端和低端市场都是如此。其中一个极端就是中国现代画作的不断普及。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的创造力出现了大爆发,并产生了一代前卫、富于表现力、日益值得收藏的艺术家。王广义创作的带有西方商品商标的现代艺术画作、方力钧的“光头泼皮”人物形象以及岳敏君笔下张嘴大笑的人物画,这些画作的价格都在一路飙升。艺术学校和拍卖行在中国大陆变得十分活跃,世界各地的画廊对中国艺术作品的兴趣也突然倍增。

国际拍卖机构也是如此,开始特别关注中国大陆的艺术家。上个月,克里斯蒂拍卖行曾在香港举行名为“二十世纪中国艺术”的拍卖会,会上拍出的近150件艺术精品总成交金额高达2.14亿港元(约合2700万美元),创造中国艺术买卖的世界纪录。王广义的作品“劳力士(Rolex)”的成交价超过了50万美元,几乎达到了这幅作品最高估价的7倍。今年3月份,著名的索斯比拍卖行在纽约以近1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了一幅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晓刚的画作。克里斯蒂和索斯比这两家国际拍卖巨头都计划增加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数量,以满足收藏市场的需求。

有中国特色的经典作品

在香港的对面,有一个名叫大芬的“油画村”,这是一个和优雅的拍卖大厅截然不同的世界。艺术在这里也是一种生意,但此艺术与彼艺术有着天壤之别。这个“油画村”实际上只是中国南方城市深圳郊区布吉镇内占地约一平方公里的建筑群,而在这块不大的地方却有700多家“行画”作坊扎堆聚集于此。在这几百家油画作坊中,有一些是露天的——空地上往往堆满了画布,通风房间的天花板上也悬挂满了各种刚刚绘制完成等待晾干的油画;还有一些则是宽敞的有空调控制室温的房间,其中挂满了装裱精美的油画作品。游客们尽可以提出任何需求,这个号称“中国油画第一村”的地方能够满足从油画定制到现货供应等在内的各种需求。在这里,你能看到许多著名的欧洲风景画,色彩华丽的动物画,甚至还有达芬奇画笔下家喻户晓的“蒙娜丽莎”。只不过,这些都是复制品。虽然这些油画复制品在色彩和笔法上和原作有着几可乱真的相似,它们的售价却是惊人的低廉——只需几美元就能拿下,画框也只另收50美分。

大芬油画村和其他一些类似的村落正在把工厂的流水装配线带入到艺术家的工作室。在大芬外围的一栋光线昏暗的礼堂里,“画工”们肩并着肩站在一起,忙着在一幅幅画布上作画。27岁的刘昌祯(音)每天工作八个小时,这样一个月下来就能完成200多幅油画作品。他往往同时在好几幅画布上系统地完成同一个部分,然后再进行下一个部分的绘制,最后就能同时完成一幅画作的好几篇复制品。而在其他一些“油画工厂”里,画工们则通过分工绘制一幅画的不同部分来完成同一幅油画,比如有人专门画耳朵,有人就专门画手或树。他们从艺术教科书、明信片和互联网图片中寻找可以摹画的作品,有时甚至会将某张照片制作成电子草图,然后进行放大处理,最后根据草图把照片的图景绘制在空白画布上。刘昌祯原来只是中国山东省的一个数学教师,根本没有受过系统的艺术培训,也不敢自称画家,但是他却能靠油画复制工作拿到每月1500元(约合188美元)的薪水。“我要是好好干就能挣不少钱”,他自信地说道。

大芬村政府官员方岳(音)表示,大芬村里有5000多名像刘昌祯那样的“画工”从事制作最便宜的油画复制品,还有3000多名熟练“画工”从事制作较为精细高档的画作。大芬村附近还坐落着至少10个制作油画的村庄,雇佣的“画工”总数可能超过了3万人。在中国经济一路摧城拔寨,占领从服装到玩具再到电子产业领域的带动下,这些“画工”也在将绘画艺术转变成市场广阔的产业,并利用无可匹敌的低价优势摧毁竞争对手的防线。

消费者乐不思蜀